保利艺术空间

保利艺术空间新闻

视频|纪念黄宾虹诞辰150周年虹叟书画展暨国际学术研讨会圆满落幕

2014/5/9 0:00:00

 

一、 活动背景


在二十世纪的中国绘画史上,黄宾虹是一位承前启后的山水画大师。他身体力行地实践着中国传统文化承传、演变和发展的动态过程,给后人留下了超凡脱俗、意象万千的山水画艺术,开创了蕴含深刻中国传统文化内涵和美学价值的“浑厚华滋”的现代审美境界。他对于传统的深刻反思,独到的审美感受,对笔墨形式的再造以及中国画“内美”之审美境界的展开,均对后来的中国绘画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由此也确立了其近现代绘画史上一代宗师的崇高地位。


时值黄宾虹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与保利艺术博物馆联合举办系列纪念活动,旨在以最严格的学术标准,从来自全球的藏家和艺术机构征集、遴选黄宾虹各时期重要作品百余件,编辑出版《纪念黄宾虹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虹叟书画集》和《棲霞领——纪念黄宾虹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虹叟书画展览图目》,通过展览及学术研讨活动,全面梳理、呈现宾虹先生在中国画创作及其革新上的伟大创造,彰显其在中国近现代艺术史上的不朽贡献。


二、 活动内容


1、“纪念黄宾虹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虹叟书画展”


5月8日,“纪念黄宾虹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虹叟书画展”开幕式在保利艺术博物馆拉开帷幕。此次活动的主办方之一—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力邀南北书画专家、美学专家及资深艺术市场研究专家等共同出席展览开幕式。
 
开幕式现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冯远,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院委、博士生导师姜宝林,中国国家画院名誉院长龙瑞,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李小可,原浙江省博物馆副馆长杨陆建,杭州市委宣传部徐建刚处长,杭州图书馆馆长褚树青,浙江省文化厅学术委员郑竹三,浙江省文化厅学术委员王大川,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郎绍君,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会长、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杨成寅,保利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保利艺术博物馆馆长蒋迎春,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赵旭,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秘书长李钢,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赵军,浙江省博物馆书画部主任赵幼强,金华黄宾虹故居纪念馆馆长葛宗辉,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丹霞,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毛建波,浙江大学设计装饰院院长张毅,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朱元更,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裁助理郭彤,台北羲之堂总经理、中华文物学会常务理事陈筱君,法国当代艺术家协会主席叶星千,日本华人华侨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会长晋鸥,万泰美术馆馆长徐小飞,北京丰华臻传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李笠,北京大韵堂文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蔡万霖,香港三希堂总经理何培林,香港三信公司合伙人朱经纶,北京文雅堂经理杨广泰,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文军等嘉宾出席开幕式,盛况空前。(以上嘉宾排名不分先后顺序)
 
展览开幕当日,即迎来了500位观众,并接待一批来自杭州的贵宾参观团,来自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及浙江省博物馆的专家为观众悉心解读黄宾虹画作及艺术。


 
2、“中国梦 艺术魂——黄宾虹国际学术研讨会”


在今天,中国美术走向了新的历史时期,研究黄宾虹的卓绝艺术与中国文化精神,对推动当代美术的振兴和发展有着重要意义。展览同期,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特别邀请各界学者,举办“中国梦 艺术魂——黄宾虹国际学术研讨会”,深入探讨和研究黄宾虹艺术之发生、传承及对中国当代美术发展的重要影响。
 
研讨会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博士生导师、著名书画艺术家姜宝林、国家画院艺术信息研究中心主任、美术研究院研究员王平共同主持。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处处长,博士生导师毛建波、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会长、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杨成寅、台北羲之堂画廊总经理,中华文化学会常务理事陈筱君、浙江省博物馆书画部主任赵幼强、故宫博物院的研究员杨丹霞女、山东世纪泰华集团总裁、中国人民大学MBA导师王亮行、浙江省文化厅学术委员郑竹三等嘉宾做主题发言。
卢禹舜:“……黄宾虹先生是传统画艺术大师,也是现代山水画艺术大师,作为一个生活在古典和现代交替,东方和西方文化碰撞、融合的时代人物,他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有着与海外、海归朋友广泛交流的经历,还有着对西方文化独特的认识,并且他还以其身体力行的创作实践成功地实现了中西绘画的融通,在中国古典艺术迈向现代的历程当中充当了继往开来的领跑者的角色……”

 

3、黄宾虹国际学术研讨会专家发言节选

 

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黄宾虹先生是传统画艺术大师,也是现代山水画艺术大师,作为一个生活在古典和现代交替,东方和西方文化碰撞、融合的时代人物,他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有着与海外、海归朋友广泛交流的经历,还有着对西方文化独特的认识,并且他还以其身体力行的创作实践成功地实现了中西绘画的融通,在中国古典艺术迈向现代的历程当中充当了继往开来的领跑者的角色……”
 

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处处长、博士生导师毛建波:“……他并不是以西方所谓的绘画技法等融入自己的绘画中去,而是以中国最传统的,尤其宋人的艺术为核心,走出自己的路,而这种路走出以后我们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凡是最传统的黄宾虹最能够得到西方人的承认,就像当时喜欢黄宾虹绘画的人首先是傅雷、陈叔通这些留洋出身,对西方现代艺术尤其是印象派艺术非常了解的人特别喜欢他的作品,因为在里面不自然的或者说自觉不自觉的有了中西艺术共通的地方,让西方人感受到中国传统艺术里面核心的、最优秀的东西。所以现在许多学者总是扩大了黄宾虹对西方艺术的这种吸收程度,在我看来这个是不合适的。就是说生活在这个时代的黄宾虹,他当然会以西方艺术为参照,当然会看到西方作品画册等等东西,把适当的东西糅合进去都没有关系,但是他内在的、核心的东西是中国最传统的东西,这样才有黄宾虹,这样才有黄宾虹自己的艺术面貌在那……”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黄宾虹先生从他年轻时代到他80几岁、到90岁,到他的晚年,实际他的理论思考都是从来没有停止的,一直到晚清,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完整的美术史论大家,从他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出一点。说起来也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如果从黄宾虹先生开始算起,我就发现中国画家的人文素养,或者说整个人文基础,出现每一代都在退化的迹象,所以我觉得当年龙瑞先生提出正本清源,就是我们要回到文化根源上,这个根源就包括你的人文素养,我们现在中国传统的人文素养这块的教学应该说是非常失败的,我觉得黄宾虹先生给我们一个重大启示,第一,理论先行,第二,一定要站在维护民族文化传统的人文基础上我们才能成为一个大家,没有这样一个人文支点,我觉得中国画家,为什么今天大家说中国的画逐渐图像画、逐渐风景画、逐渐写生画,受西方的影响。昨天我们还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昨天是接着范扬的艺术讨论写生的问题,怎么写生黄先生有精彩的论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觉得黄宾虹,我第一还不是看他的画,第一是看他整个的人文基础和人文素养,没有这样一个重要的支点,黄先生到晚年不会开出那么绚烂的花朵,这是做不到的。”
 

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会长、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杨成寅:“……黄宾虹的哲学,一般的哲学体系都是两部分构成的,一部分叫做概念体系,就是找一些名词作为哲学的一个概念、作为哲学的范畴,另外一部分,就是哲学要提出很多主张、很多原理,这个原理、主张大部分可以作为命题,就是用很简单的概要的一两句话把你的主张写出来,我的太极哲学里边,把我们太极哲学的命题大概提了50多个,我在研究黄宾虹哲学的时候就用黄宾虹的哲学命题动态的,他是既有抽象思维,也有形象思维。比如说他有几句话,一个是,一花自然包裹,包裹上面有一个花朵,花朵和花蕊联系在一起的,他认为联系在一起就是表示阴和阳也是联结在一起的,天和地也是联结在一起的、人和天也是联结在一起的,就是要一朵花蕊既有阴也有阳、既有形也有思想。另外一句话是“可观摩之木”,是《易经》里的画,这个木就是树叶,包括花草。他说可观摩之木,就是这个树木、花草很很好看的,从文学上、从哲学上都是可以看看的。首先一个木头有这个树干、还有树枝、还有树叶、还有花朵,他是一个有生命的体系。我们从一个树木里边就可以有很多概念来表述,这个树木主要是有生机,而且他是正体,他的各部分都是和谐的……”
 

台北羲之堂总经理、中华文化学会常务理事陈筱君:“……过去都看不懂黄宾虹的画,现在都说黄宾虹的画好,但是黄宾虹的画好在什么地方呢?我们综合专业的一些评论观点都认为,第一、他对传统山水的笔墨语言的考察和研究在画史上可以说是空前的,是其中国传统山水画精华的大成。第二,他的作品已经突破了传统山水画的模式,他的抽象风格已经非常接近现代艺术。黄宾虹这位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开派巨匠,坚持以传统笔墨创作,以显示古老的素材,仍有无限的创新力,他被称为千古以来第一个用墨大师。在20世纪山水画的造诣我想是无人能够否定的,早就有北齐南黄这么一说,齐白石本人对黄宾虹也是相当敬重的。黄宾虹在清史学、美术史学、诗学、文字学、古籍的整理、出版等各个领域都有杰出的贡献,是非常全面的艺术家,黄宾虹平生遍游山川、注重写生,尤其他晚年对墨法的研究特别深刻,喜欢用漆墨、泼墨数墨混用,常常兼施重彩,使山川气势磅礴。黄宾虹独特的学术地位,不仅是他在章法上的创建,还因为其一生浑厚的学术修养,使他的绘画呈现出一种难以复制的浑厚华滋,但显然这种价值现在还没有完全体现,应该可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浙江省博物馆书画部主任赵幼强:“……关于今天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举办这个黄宾虹的展览和国际研讨会,可能大家跟我的角度不一样,我来的时候我觉得可能不会搞什么黄宾虹展览,我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包括今天学术研讨会,我想来个三五十个人差不多了,没想到开幕式规格如此之高,今天主持的两位老师,王平当然我们是朋友,姜老师德高望重,他坐在这里主持这个活动足以说明这个学术性地位和高度。这个展览我上午整整看了两个多小时,很少有人像我这样看,我们可能对黄宾虹展览搞的多,我本身也有一点研究,我们是看门道,就是三个字“非常好”,为什么好?他给浙博很多收藏当中很好的补充,这对黄宾虹的研究,不是说我们只看展览、看宝贝,这个多少钱,我是不这样认为的。要把黄宾虹的研究真正的推向一个深入、推向一个高度,我觉得需要整个社会的力量,需要整个国内外的一些研究力量,包括作品……”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丹霞:“……我觉得我们说黄宾虹先生的新并非是像岭南派、像海派那样借助西方画笔和技巧的新,他是始终不背离传统,在精研传统的基础上的推陈出新。他反对一遍下,晚年那种类似印象派的短春,实际就脱胎自王原祁和髡残这两位在中国画史上擅长皴染大家的技法,在黄先生手中焕发了新时代的生命力,这种笔墨水色的完美结合,也是近当代以来学习黄先生绘画作品风格的画家很难达到的……”
 

山东世纪泰华集团总裁、中国人民大学MBA导师王亮行:“……宾老不仅是20世纪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在关键时期的重要画家之一,更是一位根植传统、对古文字、金石篆刻和金文书法研究颇深的一位金石书法大家。在他大量的论艺、文章、题跋当中,最常提及绘画的用笔、笔法与金石学、书学的关联性。“以书入画”这种理念,源于宾翁对“前清道咸金石学盛,绘画称为复兴”之现象的感悟,成为他在20世纪中国画面临生存环境与文化选择严峻考验的时候重要的选择,也由此为后人树立了一座金石书画的丰碑…..”

 

青年学者、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研究员王源:“……一直到今天,黄宾虹的研究方法已经逐步比较清晰,一个是王先生为代表的比较扎实的考证,再加上他作品的分析,再一类,比如浙博搞过的一些分析论,实际上有很多人在做,还有王鲁湘先生做的一个,更多的从美学角度,还有我们系的吴老师,对一些个案做的研究。我发现这其中目前有一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点,就是从语言形成的路径和背景切入。刚才下午交流的时候我和张晓凌老师也谈到,最近比较关注,对艺术史和艺术家风格的一种研究的切入手段,比如从希特勒时代,希特勒的各种口号、各种语思对整个德国艺术家的影响,包括一直延伸到现在应该说德国最重要的艺术家,都在他们成长重要的艺术风格形成中这种社会对他产生的重大变化,黄宾虹活了90多岁,他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社会的变化对他都有影响,所以做这样的研究可能对于研究他目前的学术方法产生一些有意义的补充……”
 

浙江省文化厅学术委员郑竹三:“……于任天说黄宾虹先生是一个标准,如果说我们一个著名的画家或者一个当代的优秀画家乃至理论家,如果对黄宾虹的绘画都不理解,不能读懂,那么我们没进门,我们要打开这个中国画的大门,一定要理解黄宾虹,读懂黄宾虹,然后我们肯定要认识黄宾虹,这是一句话,是一个标准。陆抑非说,陆抑非认为中国的现状很重要的,黄宾虹给我们创造的一个标准、一个模式,他线条的功利样式叫金刚钻到钨钢钻,这个是一个变化,对传统的突破和新成就的表现,所以陆抑非说钨钢钻到那个成就。吴昌硕有一个比喻,他认为齐白石跟黄宾虹比,有音乐按键的表述,墨很重,但是他的身体一分墨、两分墨很淡雅,就是这个构成墨键的表现。黄宾虹高超在哪里,三个音符也能够谱出最伟大的艺术……”

 

上一篇:大家·当代岭南中国画双年展2014 巴秋—心象物语 展览于2014年6月29...:下一篇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