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艺术空间

保利艺术空间新闻

“纪念傅抱石诞辰一百一十周年”拍品欣赏之二:山水篇

2014/10/20 21:19:52

 
2014年是傅抱石先生诞辰110周年,为表示对大师的怀念与敬仰,北京保利拍卖将于秋拍中隆重推出傅抱石作品专场,感谢社会藏家朋友的鼎力支持,已征集近三十件傅抱石所绘佳作精品,题材丰富多样,鲜明体现着画家不同历史时期的成熟画风。傅二石先生近期也将对这批画作进行详细地点评,11月中旬,北京保利拍卖将举办“三石两鸿一大千”大展,这批画作将会以“纪念傅抱石诞辰一百一十周年”专题呈现,敬请关注! 我们将分批进行介绍,今继续选取部分山水画作以做介绍,希望新老藏家从中领略到“傅氏山水”独特魅力与艺术价值。
 
 
 
傅抱石  入眼荒寒一洒然
95×43cm 设色纸本 立轴
来源:香港苏富比2004年11月610号
展览:
1.“纪念傅抱石诞辰105周年收藏大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09年10月30日至11月10日。
2.此作将参见江苏省美术馆“纪念傅抱石诞辰110周年作品展”。
著录:
1.《画廊》总第102期,第80-81页,画廊杂志社,2005年5月。
2.《傅抱石全集•Ⅰ》,第114-115页,广西美术出版社,2008年2月。
3.《傅抱石名作精选集萃——纪念傅抱石诞辰105周年》,图版41,文化艺术出版社,2009年10月。
4.《新金陵画派代表人物作品选——傅抱石、钱松嵒、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第55页,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0年2月。
5.此作将出版于《其命维新——纪念傅抱石诞辰110周年•民间珍藏傅抱石画集》,2014年。
说明:《入眼荒寒一洒然》是傅抱石1940年代初期一个非常特殊的“过渡时期”面貌作品,叶宗镐专为此画撰写长文,对此类作品评价极高:“非常罕见的,也是最为难得的,最为珍贵的。”据画家家属目见此画的原样装裱及签条题写方式,认为是幅《入眼荒寒一洒然》乃1942年傅抱石“壬午重庆画展”的“石涛组画”之一。此画展无详细展品名单,但从画作风格,及原裱及题签等情况判断,应无疑问。画上钤舒惠根鉴藏印。舒氏为浙江杭州人,1949年后供职于杭州文物商店。
 
 
 
读傅抱石《入眼荒寒一洒然》感言(节录)
 
这是一幅四十年代早期的作品,与《初夏之雾》、《送苦瓜和尚南返》等作品的画面、构图、题材等虽不一样,但是画法、笔致以及体现诗句的思路,画面构成的独特手法却都完全一致,都属于先生求变、求新时期创造性的作品,先生自己则称之为“尝试性的制作印”。
 
石涛上人曾作山水画八幅,其第三幅款题“入眼荒寒一洒然”,仅此一句,未见全诗。石涛之作常有此种情况,如“试看千山云起时”、“秋风吹下红雨来”等画,也都只题“独脚诗”一句。抱石先生此作,亦就“入眼荒寒一洒然’诗句为题而创作。先生未见过石涛原画,只是根据诗句意境以自己的理解,主要营造一种荒寒、冷隽之美的景象。前面讲过,以此作之风格看,大约作于1942年初,甚或更早。此时先生正处于绘画的“变法”时期,作品既不同于此前之比较传统的笔墨,也还未见此后的被人称作“抱石皴”的全新画法,呈现的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过渡时期”的面貌。当时他是在提倡“写真山水”的原则下,“欲使自然为图”而创作此画的。……先生决心走出新路,他抛弃了陈旧的山水画老套路、老程序,汲取了西方绘画的透视、明暗等素描方法,画面上很少用或完全不用传统的线条和皴法,而以水墨的浓淡,表现体积和远近。此幅《入眼荒寒一洒然》及《初夏之雾》、《送苦瓜和尚南返》就是在创新变法的意念下,以这种新技法进行创作的“尝试性的制作”。然而尝试的结果,先生觉得“‘线’的味道不容易保存,纸也吃不消”,这话说的是《初夏之雾》,此幅《入眼荒寒一洒然》也是一样。由于景物的体积、远近、块面等等的表现,全靠的水墨擦染,当然线条少了。而多次的擦染,薄薄的宣纸,当然也经不住——后来,由此的画法,这种新旧交替阶段的过渡的特殊方法所画的作品,就不再出现了。正因如此,此类作品是非常罕见的,也是最为难得,最为珍贵的。
                                                                     叶宗镐
 
                                                               —
 
傅抱石  海天落照
设色纸本 镜心 1957年作
44x32cm
著录:《苦乐斋藏画选》上卷,第70-71页,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0年。
 
 
海天落照  53x81cm  南京博物院藏
 
1957年5月,傅抱石以新中国第一个美术家代表团团长的身份,率领其他画种的五名团员赴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进行友好访问,并写生作画、举行画展。这是傅抱石第一次在异域写生,三个多月的时间内,他共完成了49幅作品,其中在布拉格和布加勒斯特先后举办了观摩展览。此幅作于1957年8月6日,是傅抱石在罗马尼亚的首都布加勒斯特所作,忆写三日之前,即8月3日下午7时左右,画家在罗马尼亚的康士坦查“妈妈呀”疗养院所观景象,当时恰逢海上落日,画家目睹“落日将沉,海天无际,群鸥乱飞,鸟破静寂”,甚为难忘,于是以此图记之。关于在康士坦查海港的这一段经历,傅抱石在1961年发表于《新华日报》的文章《东北写生杂忆》中有所记录:“问题在于我这个没有‘海’的生活的人,怎样去画海和海边的生活呢?刚刚天气好的风平浪静日子居多,我就更少办法。回忆一下,约三十年前坐过几次海船,几年前,到地中海之滨的‘康士坦查’,碰上罗马尼亚海军节,画过几张海景。”由此可知,1957年8月,傅抱石在罗马尼亚访问时,正值当地一年一度的海军节庆典活动,画家对于康士坦查海港的热闹景象留下深刻印象,也引发了创作海景图的兴趣。实际上,因为受到生活环境的局限,海景图在傅抱石的作品中并不多。这类题材大约出现于20世纪40年代,1940年在四川画过一幅《观海图》,1946年有一幅《洪涛万里》,50年代后,随着行踪的扩大,海景图的数量开始增加,有欧洲海景,也有大连海景。值得一提的是,在40年代中期,傅抱石有一幅同题为《海天落照》的作品,亦描绘了海上落日,画中使用了传统水墨画中不常见的亮丽暖色调,不过依然是典型的中国山水。至于此图,对照傅抱石同时期的山水画,以及其他海景图,可以看出画家采取了明显不同的表现方法。构图上接近于西方水彩画,以近大远小的透视铺展出开阔的海岸线。海面仅露出一角,在右侧形成三角形;沙滩呈曲线状延伸至无限深远;左侧的植物密集葱郁,与沙滩的走向一致;沙滩上的游人三五集结,在海边嬉戏;一座救生塔矗立在沙滩上,救生员坐在塔上四处观望;落日已西沉,余晖染红天际;群鸥漫天飞舞,打破此刻的寂静。从此图观之,画家并未取中国画中的奇崛构图去表现落日景观的沉雄气势,而是运用了平实的写生式手法,淡化了戏剧性,突出了自然性,只是表达了一种转瞬即逝的新鲜感受,而非永恒的壮美图景,他还将救生塔、渔网这些欧洲常见的普通物象引入,使画面更加亲切可人。笔墨也未用纵横恣肆的“抱石皴”,而是信手为之,以松散而有层次的笔墨写出海水和植物,以淡色染出天际与沙滩,再以干涩的墨线勾出救生塔和房舍,最后以浓淡不一的水墨写出大片海鸥,以色块绘出点景人物。总而言之,傅抱石的这一类欧洲写生图是具有独特面貌的,是以中国笔墨表现异域风景,既有西画的写实性,亦不乏传统山水画的笔墨意趣,拓展了山水画的题材与表现技法。
 
 
 
傅抱石  赤壁夜游
设色纸本 立轴
63x39cm
著录:《苦乐斋藏画选》上卷,第78-79页,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0年。
 
此幅应为20世纪40年代的作品,这个时期傅抱石居住在重庆金刚坡,金刚坡时期也是傅抱石山水画的成熟期。他在《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曾多次提及金刚坡的地理环境对其创作的影响:“以金刚坡为中心周围数十里我常跑的地方,确是好景说不尽。一草一木,一丘一壑,随处都是画人的粉本。烟笼雾锁,苍茫雄奇,这境界是沉湎于东南的人胸中所没有,所不敢有的。”金刚坡给予了傅抱石灵感与创作激情,在此启发下形成了富有个性化的山水画风格,以及独具一格的“抱石皴”。
 
 
赤壁题材的作品也出现于40年代,据傅抱石所言:“余入川以来,应人之请写赤壁甚多。而后于一题者,则此其始也。”这类题材的作品有相似的特征:以苏轼的《赤壁赋》为背景,表现赤壁夜游的景象,往往构图简洁,主题突出,山水与人物融为一体,以景抒情。至于傅抱石为何对于赤壁题材情有独钟,大概也与特殊的历史时期有关,在40年代的战火纷飞之际,文人内心的不平静和失落感是十分强烈的,即使寄情于山水也无法缓解,这与苏轼在写作《赤壁赋》时的心境相一致。《赤壁赋》写于苏轼一生中最困难的时期之一,他遭遇“乌台诗案”,被捕入狱,惨遭折磨,后经多方营救后,被贬谪黄州,在黄州躬耕农事,远离朝野。而不论苏轼,抑或傅抱石,不同时代的人,那种暂时的生活平静并不能带来内心平静,外在的环境仍然影响着自己,即使无法参与其中,也始终无法安宁。傅抱石的赤壁系列通过山水与人物关系的设置,表现出了苏轼词中的复杂情绪。
 
在赤壁系列中,此幅的构图是十分奇特的,并未用峻峭的山峦和大片水域表现开阔的场景,而是将焦点聚集在峭壁下的船舶上。峭壁前后错落,在下部的空隙中,一只船从两山之间的狭窄水道上穿行而过,船上仅见一古装高士,其转身回望,令人想象船尾或有他人,或许苏轼正与友人在船上交谈;上部山体交合,形成倾轧之势,使小船承受压迫感。峭壁与船舶形成大与小、高与低、静与动的对比。在物象的对比与和谐共生中,使人感受到时间无声流逝,万物变迁无常,只有自然始终岿然不动。画法上,峭壁不以奇取胜,但在沉雄浑厚上下工夫,山石用硬毫散锋画出,灵活多变,一气呵成,墨法上亦一改旧法,用多次烘染反复为之,肆意纵横,相互交织,富有节奏感与韵律感,表现出了山石的肌理效果;高士以细笔写出,老迈的面庞,瘦弱的身躯,清矍的神采均刻画到位,人物虽小,但忧思之态十分打动人。整幅章法简率新奇,通过巧妙的构思营造出诗意的环境,通过笔墨的纵情挥洒展现出画家的内心世界。
 
 
傅抱石 泛舟图
设色纸本 立轴
48x44cm
著录:《苦乐斋藏画选》上卷,第74-75页,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0年。
 
此幅为傅抱石的水墨写意小品,构图简洁而意趣生动。画面气氛散淡,不以磅礴的气势和多变的皴法取胜,而是着重营造幽淡之致。上幅山峦耸峙,松枝垂落;下幅大片空白,水面不着一丝水纹,只有一叶扁舟静静驶过;一高士坐在船头,船夫在船尾撑杆划行。通过简单的景物设置,传达出了浓郁的诗意。画法上,山体以湿润的淡墨写出,以浓淡、干湿的对比和适当的留白描绘出丰富的层次,表现出山体的质感与结构;松枝以浓墨写出,笔墨略显凌乱,又乱中有序,表现出松树的挺拔与松针的密集。小舟与人物均以细笔写出,人物虽小,亦刻画生动,各具趣味:高士身着长袍,坐姿端庄,形象高雅;船夫着短衫、戴斗笠、赤脚,形象古朴。整体而言,画幅不大,也颇具故事性;轻描淡写,而意蕴深厚,可谓在简单之中具有丰富性,安静之中蕴含着律动。
 
 
 
傅抱石  策杖携琴图
55.5×43cm
设色纸本  立轴
 
1945年8月15日,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曾经蹂躏了中国人民八年的日本侵略者宣布投降。傅抱石举起酒杯,用他特有的方式庆祝民族的解放。当年10月,他和全家离开了居住了近七年的重庆“金刚坡下山斋”,随中央大学迁回南京。这幅《双喜临门》便是创作于这一时期,是年二月,傅抱石还作《掌阮图》、《晋贤图》、《石涛诗意图》、《大涤草堂图》等画,并且参加民主运动,在中国文学艺术界“对时局宣言”上签名。三月,作《萧清暮雨》等图。十月,作《金刚坡麓》、《虎溪三笑》及册页《九张机》等画。傅抱石中年独创“抱石皴”,笔致放逸,气势豪放,尤擅作泉瀑雨雾之景。这幅作品便是“抱石皴”的典型代表,画面以远视角描绘方式,表现主体为高大的山体,烟雾缭绕于峡谷之间。一位高士行于画面右下方,人与山的极大反差表现出山体的高大巍峨,画中笔墨潇洒飘逸,散锋既有山之灵秀之感,又有山体结构的质感。画家设色以赭石色为主调罩染全画,整幅画气势磅礴,山川云海表现出气象万千之境。

上一篇:保利14秋拍|“三石两鸿一大千”之“一代... “纪念傅抱石诞辰一百一十周年”拍品欣赏之...:下一篇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