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艺术空间

保利艺术空间新闻

“纪念傅抱石诞辰一百一十周年”拍品欣赏之一:山水篇

2014/10/21 14:10:39

 
2014年是傅抱石先生诞辰110周年,为表示对大师的怀念与敬仰,北京保利拍卖将于秋拍中隆重推出傅抱石作品专场,感谢社会藏家朋友的鼎力支持,已征集近三十件傅抱石所绘佳作精品,题材丰富多样,鲜明体现着画家不同历史时期的成熟画风。傅二石先生近期也将对这批画作进行详细地点评,11月中旬,北京保利拍卖将举办“三石两鸿一大千”大展,这批画作将会以“纪念傅抱石诞辰一百一十周年”专题呈现,敬请关注! 我们将分批进行介绍,今为山水专题,希望新老藏家从中领略到“傅氏山水”独特魅力与艺术价值。
 
 
傅抱石 遵义颂
设色纸本 镜心
104x148cm 1964年作
说明:傅二石、萧平鉴定证书。
 
20世纪60年代是傅抱石的一个创作高峰期,这个阶段他的作品主要以革命圣地和毛泽东诗意为主题,这在客观上是受到当时文艺为政治服务的政策指引,另一方面也是承接了中国画的创新使命,以写生推动中国画推陈出新,输入新内容。在60年代初,傅抱石率领一众画家进行了二万三千里的写生,历经十几个省,观尽众生万象。在这次长途旅行之后,他创作出一批表现新时代的作品,相较其50年代的作品,更具现实意义和时代特征,此幅《遵义春咏》显然即为政治色彩浓郁的红色作品,带有一个特殊年代的印记;笔墨上而言,延续了“抱石皴”的特点,但少了40、50年代的刚猛、激荡,多了一份沉稳与克制,这与傅抱石当时的观点相符:“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
 
 
 
此幅作于1964年,是为庆祝中国建国十五周年所作,描绘了遵义会议的旧址。傅抱石曾经创作了许多与江西革命圣地有关的作品,遵义会议旧址则是不多见的。此幅取全景、远观、俯瞰的视角,将群山、楼宇、人物尽收眼底,使人在距离的近与远中,感受到历史的近与远,在群山与人物的大与小的对比中,感受到历史的厚重与个体的渺小。群山占据上幅三分之二的空间,这里曾经是红军与敌军鏖战之地,包括红花岗,插旗山、玉屏山、凤凰山诸峰,如今群山依旧在,历史却已远去。群山和树木俱以重墨而出,下幅平地则以大片留白表现,构成鲜明对比。在山与地相接处,画家以写实法画出遵义会议旧址:曲尺形的二层楼房、歇山顶、老虎窗、回廊,以及保持了明代建筑风格的檐下柱间券拱,均刻画精细、一丝不苟。将写实的楼房置于较为虚化的前后景之间,或正可体现其象征意义——当年在这里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在中国革命历程中具有决定性作用。
 
画面近景一片桃花盛开,远山处亦染上一层霞光,为“故地”增添了一份生气。旧址周围,两队少先队员、几组散客、两辆公交车,正以向中心辐射状前行,从四面八方赶往革命圣地瞻仰,如果说鲜花与霞光代表了新生的力量,举着红旗的少年则带代表了革命精神的延续。整幅构图巧妙,以虚实结合之法突显出象征意义,笔墨沉厚内敛,与画家对于祖国的深厚感情相一致。此作与传统山水画不同,与画家的旧作也有别,画家将历史、政治、情怀融入笔墨之中,是一幅具有时代特色的独特作品。
 
据藏家回忆:《遵义颂》原是1964年傅抱石为参加华东地区第六届美展所作,但因为题材不够代表南京特色,所以后来傅抱石另画了《虎踞龙盘今胜昔》这幅以南京山水为主题的另外大幅作品来参展。正是在遵义会议中,确立了毛主席领导地位,所以描绘遵义表达了对主席的崇拜与敬仰。另外在1964年,遵义遗址开始进行大规模的修缮工作,傅抱石也许正是因此新闻收到启发。
 
 
 
傅抱石 龚半千与费密游诗意图
设色纸本 立轴 48x54cm
1943年作
 
这是傅抱石先生创作于1943年(癸未)的佳构,是他第一次以龚贤诗入画。图中松岩嵯峨,高出于城墙。两位文士,边谈边行,从山间小道走向高台,这便是此图的主人公龚贤与费密了。人物取简笔铁线描,寥寥数笔,神形俱备,山石用方折遒健之笔钩皴,迅而劲,苍而毛,然后敷墨、染色。这种方法,抱石先生在1942年到1944年间较多使用。应该指出的是,作者的山水画技法,一直处于探索变化之中,由于描绘对象、环境、心境与追求目标的差异,往往采用不同的手段,造就不同的境界。所以,并不存在一成不变的所谓“抱石皴”,这是鉴者必须注意的。图上端是开阔的长江,作帆影一叶,对应着诗句:“江天忽无际,一舸在中流”。左上部录龚贤与费密游三章,一百三十余字,皆以楷法书之,挺拔方折,势如刀切,颇具金石之趣。这与前述画法一样,是作者四十年代初至中期的款书特征之一。龚贤的诗作,傅抱石的书画以及他自刻的印鉴,构建了这一佳作,我们完全可以用“四绝”来称赞它。龚贤不仅是划时代的大画家,还是卓尔不群的诗人,他著有诗集《草香堂集》,还编有《中晚唐诗记》。抱石先生书于图上的五律三首,皆见于卓尔堪《明末四百家遗民诗》。费密是与龚贤同时代的著名诗人,字此度,号燕峰,四川新繁人,著有《燕峰诗钞》,清初流寓江苏泰州。龚贤作此诗时,应已定居南京清凉山下之半亩园(1666年47岁前后),费密来访,酒后同登清凉山上的平台,此台高出城阙,能够“一望大江开”,气象阔大!第一首诗写景,二、三首则主要抒怀,“橐驼尔何物,驱入汉家营”,其谴责的锋芒,反映着诗人强烈的民族意识。龚贤生活的时代背景,他的悲愤激昂的诗情,深深打动着因抗战流寓重庆的傅抱石,这件佳作就是他们强烈共鸣的产物,是相隔两百七十余年的两位大艺术家的对话与合作。有趣的是,抱石先生抗战胜利后定居南京,最终成就了新金陵画派的领袖,他与龚贤分别创造了三百年间南京画史的两度辉煌。
——癸巳立夏于金陵爱莲居
 
 
傅抱石 风雨归舟
设色纸本 镜心 28x40cm
展览:
1.“傅抱石”电影,把此画放大设放在1942年傅抱石重庆壬午画展门口,2003年12月。
2.傅抱石诞辰100周年纪念“傅抱石作品展”,中国美术馆、文化部、江苏省人民政府主办,2004年8月11-18日。
3.傅抱石诞辰100周年纪念“民间珍藏傅抱石作品展”,江苏省美术馆、中国文化部、江苏省人民政府主办,2004年8月25-9月6日。
著录:
1.《傅抱石作品精选》,第24页,天津杨柳青画社,2002年7月。
2.《傅抱石画集》下卷,第284-285页,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2003年12月。
3.《傅抱石大典》,第141页,古吴轩出版社,2004年7月。
4.《纪念傅抱石诞辰一百周年——傅抱石精品画集》,第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7月。
5.《民间珍藏傅抱石作品展画集》,第33页,中国文化部、江苏省人民政府,2004年8月。
6.《中国近代名家书画全集•傅抱石金刚坡(二)》,第88-89页,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8月。
7.《傅抱石年谱》,第100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9月。
8.《傅抱石评传》,第65页,台北羲之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12月。
9.《傅抱石全集》第二集,第140页,广西美术出版社,2008年3月。
10.《涤砚草堂珍藏画集》,第160页,爱莲居艺术出版社,2008年12月。
11.《现代名家翰墨鉴藏丛书•傅抱石》,第17页图版13,西泠印社出版社,2009年。
说明:1.电影《傅抱石》海报封面。2.邓仕勋旧藏。
 
 
傅抱石 蜀山图
设色纸本 镜心 1954年作 28x40cm
展览:
1.“数码电影—傅抱石” 电影频道节目中心 南京电视台2003年制。
2.傅抱石一百周年诞辰纪念“傅抱石作品展”中国美术馆、中国文化部、江苏省人民政府。2004年8月11—18日。
3.傅抱石诞辰一百周年“民间珍藏傅抱石作品展”江苏美术馆,中国文化部,江苏省人民政府。2004年8月25日—9月6日。
著录:
1.《傅抱石画集》下卷218—219页 。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 2003年12月。
2.《傅抱石大典》第183页。古吴轩出版社2004年7月。
3.纪念傅抱石诞辰一百周年《傅抱石精品画集》第59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7月。
4.《民间珍藏傅抱石作品展画集》第67页。中国文化部、江苏省人民政府2004年8月。
5.《涤研草堂珍藏画集》爱莲居艺术出版社2008年2月出版。
6.《傅抱石全集》第三集第112—113页,广西美术出版社2008年3月。
7.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入编证书。
8.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画集。
说明:此作品原为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旧藏,后由著名美籍收藏家邓仕勋先生所得。
 
 
傅抱石  松涧飞泉
设色纸本  立轴  
87 x 45 cm
1964年作
 
此幅《松涧飞泉》正是作于1964年,为其仙游前一年所作。画作全景式构图,万山磅礴,岚气蒸腾,长松蔽日。雄浑苍茫,气象万千。近景古松荫蔽,峻峰巍峨;中景两股飞泉,奔腾而下,的确似有鸣声。在茂林留白处,精细地描绘了五位文人高士和一个童子,高谈阔论于松下瀑前,形体虽小,却情态各具,显见其人物造型的深厚工力。远景傅抱石先生没有表现山的气势,没有表现登山过程中“葱茏”的峰回路转,而是以一个独特的视角,站在一个与山比肩的高度,这样,既能再现“冷眼向洋看世界”的景观,又能从另一个角度表现山的雄姿。画面上,傅抱石以他精湛的水墨技法,用一大块不规则的墨团表现夏日庐山的山体,显得深邃雄伟。画面的上部大半空间则用极淡的墨色表现“热风吹雨洒江天”的恢宏景象,这是傅抱石的“绝招”,干湿结合,浑厚华滋。傅抱石常画山水,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情怀,借诗意的风景抒发对时代与人生际遇的感叹。
 
 
傅抱石  丹台晓望
设色纸本 立轴  1944年作
110 x 62 cm
 
在石涛的《黄山八胜册》中,其中一开状写黄山扰龙松之貌,具咏扰龙松一诗,另具五律一首,款题为:“炼丹台逢箨庵、吼堂诸子”,即此幅所录之诗。《黄山八胜册》于20世纪初为日本住友宽一所得,现藏京都泉屋博物馆。近代不少画家有临本,如傅抱石、张大千、陈半丁等,多取其意而自行创作,此幅是仅取炼丹台诗意写成。炼丹台是黄山胜景之一,位于炼丹峰下,海拔近二千米,为黄山最高的观景台,台石黑中泛紫,平旷而稍向东南斜,可容近千人,上有丹池,下临深壑,风光独秀,传说为黄帝架鼎炼丹之地。傅抱石曾以黄山炼丹台为题材创作过多幅画,此幅属于较早者,在1956年他写有另幅同题材作品,构图简洁,较具写生味道,与金刚坡时期所出,已经大异其趣。
 
此幅作于1944年,傅抱石时居重庆金刚坡,正值其山水画的创作盛期,蜀地孕育出其个性化的山水画语言,元气淋漓的画面,多变的“抱石皴”,独特的笔法均已臻成熟。此图便可见之。画面构图饱满,通过虚实对比构筑出深远的空间,达到咫尺千里的效果。画中岩层密树,相缠纠结,连绵交织,浑然一体,惟细部处理,一树一石,交代清晣,无含糊搪塞之弊,于混沌苍茫中,秩序自生,层次现于隐显间。细微处尤见用心,如右方炼丹台上,高士结伴观景,三三两两,神貌各异,台上地势平坦,呈倾斜之状,石台以留白呈现,深渊则以混沌的墨气绘出,构成对比。总之,此幅章法并非出自对景写生,而是取自石涛诗意,是将炼丹台的地貌特征与想象的风景相结合,是将现实与诗意相融合。画法上,用笔自由奔放,毫无禁忌,用墨酣畅淋漓,恣意洒脱,画家先以淡墨渲染出基本的气氛和色调,再以淡赭石和石青局部染之,墨与色反复积染、层层迭加,使线、皴、点等元素构成不同的体面关系,并最终统一成整体,营造出浑厚浓重的画面。
 
 
傅抱石 王维诗意图
设色纸本 立轴 1964年作
109×60cm
著录:《乐山堂藏现代书画》50页,乐山堂,2006年7月出版。
 
唐王维《送梓州李使君》五律诗中有句:“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根据本图提款,抱石先生说:“右丞此诗,殊得自然之妙。数十年来,予不断写之,从未以为足也。”可知王维此诗,为先生常画之题材。但自谦地说从来没有满足过。款中又说:“甲辰春,病臂后,忽又得此。”听口气似乎对这一幅是较为满意的。
 

此图画的严谨端庄,墨色浓重,色彩沉稳。毕竟是晚年之作,且又在“病臂”之后,毫无躁动火爆之激奋,体现了慎远思远想之淡薄,从容不迫中见博大精深。图中“千山万壑”、“树木参天”、郁郁葱葱。雨后新晴,雾锁云山,在山腰,在山头,浮云飘荡,来来去去,一种潮湿而又温润的感觉,那么新鲜,那么芬芳!一夜新雨之后,谷涧,远方、近处,雨水化作清泉,重重叠叠,汩汩涌来,真如诗中所写,像在树梢间流淌。此情此景,诗情画意,简直有一种使人超然物外的魅力。

 

上一篇:保利14秋拍|“三石两鸿一大千”之“一代... 最后一篇:下一篇

新闻中心